首页 > 天下杂侃 > 社会杂谈 > 为你好个屁
2011
11-02

为你好个屁

为你好个屁 - 第1张  | 茶烟轻飏作为一种理念的社会主义,在19世纪兴盛的时候,是一种包含了方法和目标的社会改造思潮。那时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不分区别的,马克思本人在他的著作里也是不加区别的交替使用这两个术语。

作为一种目标的社会主义,其实本身并无特别之处。社会主义指的是人类幸福繁荣的社会目标时,和其它思潮并无区别,因为资本主义、绝对主义(一种欧洲的国王集权思想、类似中国的皇权)和其它任何类似的主张都希望获得的是一个和平繁荣的社会。

所以,争执就出在作为一种方法的社会主义上。按着社会主义者的设想和它最常见的定义,它是一种废除了个人财产私有制,把所有的资源、财产交付给集体的制度。由于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声称拥有别人的东西,于是,集体所有权就交付集体的机构——即政府来掌控。由此社会主义者希望消除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不确定性带来的亏损和萧条。

社会主义一开始就具备福利社会的特征,它畅想在集体所有制下,由政府来经营一切,并且为每个人的生老病死提供福利。

社会主义的倡导者希望消除贫困、让每个低收入或贫困人群都过上体面的生活(资本主义也是如此),因此,政府有责任为每个人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并且倡导人性的利他主义,认为消除了自私的私有制,人们的道德感会超越以往的每个时代,自愿的去从事生产劳动,为消除贫困和不平等努力工作。

在所有阐述社会主义思想的人物中,马克思的影响无疑是最大的。马克思的著作,是一种严格的历史式进展,这个仿照黑格尔哲学的历史观,认为历史进步是一个更高级的社会替代低级社会的过程,只不过决定历史进程的力量,由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替换成了费尔巴哈的物质。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一种严格的哲学观支撑的社会主义。

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只会在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实现,他心目中认为最有可能实现社会主义的就是当时自由主义思潮支配下实行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制度繁荣的英国。落后的国家必须严格依照他的历史进程逐步走才会最终到达社会主义。

但是,马克思的著作里从来没有认真讨论过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经济运行状况。或许是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到来之前资本主义社会已经解决了经济问题,或者是马克思在故意狡猾的避开这个问题,总之马克思的著作,是一种历史预言式的叙述方式。他是一个预言家,而不是一个实践者。

俄国革命的胜利,是马克思历史预言的失败。作为一种严格的历史唯物观的哲学下的社会主义,没有在其经济发达的英国而在马克思认为是落后国家的俄国建立起来,是马克思哲学和社会主义失败的最好证明。但是,马克思还从黑格尔那里继承来了另一套工具,即辩证法。这是叔本华认为黑格尔最阴险的地方。

辩证法的思维,可以用一句话来作为最恰当的例子:“这件事情即是好的也是不好的。”也就是说任何事情都可以引出两种标准,而且这两种标准是互相对立的。

类似的说辞像“男人即是男人也是女人”“女人即是女人也是男人”这种说辞是混淆是非的用词。“这场比赛的结果即可能是赢也可能是输”这类说辞就是绕圈子说毫无意义的废话。

可惜青年马克思是激进黑格尔青年小组的成员,他继承了黑格尔的伟大影响(即叔本华所说的毁掉德国年轻一代的思考力的黑格尔哲学),他的学生也不例外。由于辩证法的使用,列宁可以轻易的修改马克思的历史进程,把俄国革命的胜利说成是马克思思想的胜利。

当列宁开始准备按照马克思的设想在俄国进行作为一种方法的社会主义时,才发现,马克思的著作里只是描述了在社会主义的奇迹里,烤鸡会自动飞到同志们嘴边,而没有讲过为何会有这种奇迹。列宁不得不从零开始试探怎样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社会。

当列宁按照社会主义方法实行了“战时共产主义”的政策。该政策主要包括:强制征收农民除维持生存量之外的所有粮食,国有化所有大中企业,国家垄断所有外贸活动,禁止商品交易并实行计划配给制,对工人采用严格的管理制度,罢工者即行枪决等。

这些社会主义方法的政策很快就导致了经济崩溃,到1921年,俄国的重工业产量只有一战前1913年的20%,1918年至1920年,彼得格勒失去的75%的人口,而莫斯科的人口也减少了50%。而余粮收集制也成为日后饥荒的主要原因。

1920年至1921年间连续发生的国内叛乱,包括曾经在十月革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喀琅施塔得水兵暴动,使得列宁放弃战时共产主义,转而实行“新经济政策”。其主要内容为:废除余粮收集制,实施实物税;停止配给制,允许商品买卖;放松外贸管制,鼓励外资企业投资;允许一定程度的私企经济等。这等于承认了作为方法的社会主义的失败。

曾经参与俄国革命的托洛茨基在1937年说:“在一个政府是唯一的雇主的国家里,反抗就等于慢慢地饿死。“不劳动者不得食”这个旧的原则,已由“不服从者不得食”这个新的原则所代替。”社会主义政府代表了国家,认为自己可以照顾好每个居民,他们禁止居民自己做选择,推行他们认为好的方法,以慈善的父亲的姿态替每个人做选择。当个人不服从时,就会被垄断了一切生存资源的政府丢弃,其结果就是一无所有的死去。

社会主义的失败之处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说:“社会主义观念一度既崇高又简单……实际上我们可以说,它是人类精神最具雄心的产物……它如此壮丽,如此大胆,理所当然激起了最伟大的憧憬。如果我们想把世界从野蛮中拯救出来,我们就必须驳倒社会主义,我们不能心不在焉地对它置之不理。”

在1920年由米塞斯挑起的社会主义可能性的论战里,米塞斯以经济学家的身份,分析了社会主义注定失败的原因。消灭了资源、财产的私有制,消灭了自由交换的市场,代之以政府所有制、计划配给的社会主义,由于没有私有制的基础,就无法通过市场的交换产生价格。

没有了价格的指导作用,就没有了资源的稀缺信息,社会主义下要确定一种资源的用途,是极其困难的,而且这种资源的替代资源,也因为缺乏价格而不可知。社会主义下的任何资源运用,都是任意的,于是就会产生不可避免的浪费。不是过度缺乏就是过度浪费。

苏联能够存活很长时间,就是因为它处在一个以市场经济为主的世界环境中。苏联的生产者和决策者实际上是靠借用世界市场的资源价格,为他们的生产计划做参照的。

米塞斯的学生哈耶克从另一个角度补充了这个论证。一个社会得以运行的知识是分散在每个个人的头脑里的,这些知识属于那种无法表达的默会的知识,因此不能像传统知识那样被记载下来,也不可能传递到中央计划者那里。只有个人自己做选择,去做企业进行生产活动时,他们才能利用那些知识,利用那些转瞬即逝的商业机会的信息。

中央计划者无法活动这些知识,也就不能给予每个人合乎他们想要的东西。多样化必定被单一的现象压倒,个人无法追求自己的目标,就会失去激励,怠工成为家常便饭。大量个人的知识得不到运用,就使得生产的风险不能分散,由多人的各种方式生产抵御风险变成了只有一个中央计划的生产来抵御风险,一旦计划失误,全部居民都得承受错误的代价。

而过去各种社会主义国家的生产短缺、居民生活水平的低下和饥荒,都验证了这些论证。社会主义国家只能够在单一的目标上“集中力量办大事”,由于政府掌握了一切资源,单个目标的宏大工程轻而易举,而每个居民的生活水平提高这样的分散目标,社会主义无能为力。并且,这还是不完全依照社会主义方法的结果。

随着东欧国家纷纷放弃社会主义转向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为主的资本主义,苏联的解体,中国放弃作为方法的社会主义在仍然保留作为目标的社会主义描述下发展私有制和贸易制度,社会主义这场人类大实验以惨败告终。

但是在中国,它作为国有企业和政府干预的辩护,当政府干预企业使得企业不得不从事偷税行贿等手段减轻企业负担时,它又有了足够的证据说明回归社会主义的必要。社会主义已经死去,但它的幽灵还在。

编辑:李子暘

最后编辑:
作者:轻飏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捐 赠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有用处,请支持作者!鼓励作者写出更好更多的文章!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